陕西黑老大“余新娃”覆灭:长期开赌场放高利贷 出事让小弟背锅

京子光2019-10-09

汉中“新娃”被判了,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迅速传开。

10月9日,当这个诨名“新娃”的黑老大被押上审判台时,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辉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落寞。作为陕西汉中地区规模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带头人,其实他应该早就料到会有今天,只是没想到来得这样快。

“新娃”就是在汉中城区鼎鼎大名的余彦新,据当庭宣判,余彦新及其团伙成员121人身负11项罪名,涉案25起,几乎件件惨绝人寰,让人愤慨。而余彦新也因此数罪并罚,获刑25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从罗列的判决清单看出,余彦新手下马仔,骨干成员周露军获刑24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骨干成员刘勇获刑20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其中全坤等23名积极分子分获10年以上20年以下有期徒刑,陈文等28人分获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,曹泽等67人被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,邹万忠等10名从犯被依法宣告缓刑。

现年47岁的余彦新从学校出来后就开始混社会,在汉中城是出了名的混混,1993年曾因抢劫罪获刑8年,但出狱后的余彦新不仅没有珍惜改过自新的机会,反而愈发强悍,在汉中城区及周边乡镇及邻县开始开设赌场、放高利贷、暴力催收、争夺地盘,形成了一股鱼肉乡里、欺压百姓的恶势力。

说起余彦新的恶,很多受害人都深有体会,因为余彦新不仅心狠手辣,还非常狡猾,出事了一般会让小弟“背锅”,以逃避法律的制裁。而且余彦新手下小弟众多,达上百人,一般老百姓哪有这个胆量跟他作对,这也滋长余彦新的恶行,让他彻底做大做强,最终形成黑社会组织。

据法院审理查明,从2013年以来,余彦新依附汉中另一股以苟某为首的黑恶势力以开设地下赌场为业,并先后网络周露军、刘勇等社会闲散人员及刑满释放人员在汉台区周边乡镇开设赌场,并在开赌场的过程中,逐渐形成以余彦新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。

随着时代不断演变,余彦新还牵线搭桥,勾结缅甸果敢地区“果博东方”赌场在汉台、南郑等地开设“百家乐”“龙虎”网络赌场,为获取更大利益,余彦新还多次指使周露军、刘勇等人抢占地盘,在汉台、南郑等地以“斗牛”“推饼子”的方式开设赌场,以此攫取巨额利益。

不仅如此,余彦新还瞄准放高利贷这一行来钱快、利润高的特点,加上自己身负黑社会背景,毅然投身高利贷行业,并在没有相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,擅自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非法放贷业务。

余彦新借出去的钱是不怕没人还的,暴力讨债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,而且他放债的对象既有一般民众,也有商户。余彦新为催收债务,排挤赌场对手,多次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,余彦新还亲自参与、安排、指挥组织成员参与寻衅滋事、非法持有枪支弹药、聚众斗殴、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。

手下小弟周露军、刘勇等人在他的指使下,指挥并参与了一系列犯罪活动,曾致他人死亡、重伤、轻伤及财产损失,侵犯他人人身和财产权利,严重破坏社会生活秩序。此外,在组织核心成员参与组织犯罪后,会指使安排他人投案、顶罪,严重干扰了司法活动。

法院审理后认为,余彦新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以来为非作恶、称霸一方,欺压、残害群众,威胁、恐吓他人,使其形成心理强制,被害群众合法利益遭受侵害后,不敢通过正当途径举报、控告。余彦新、周露军、刘勇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相关规定,构成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,其组织成员参与违法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,应依法惩处。遂作出上述判决。

余彦新黑社会团伙的覆灭,是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,因为自古以来“邪不胜正”,任凭余彦新再怎么狡猾,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。扫黑除恶是一场人民战争,余彦新之流隐藏得再深,也逃不过人民群众的火眼金睛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,时候已到,一切都报。

被判重刑的余彦新恐怕怎么也没想到,自以为盘算半生得来的江湖地位,以不法手段疯狂攫取的巨额财富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褫夺,其实也给其他继续躲在阴暗角落的黑恶分子敲响了警钟,不要妄想蒙混过关,因为这样只能是死路一条,只有主动投案,坦白罪行,才是最光明正确的道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