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定调,“新基建” 彻底火了!这七大科技领域要爆发

雷锋网2020-03-05

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不是一个新概念。

  文 | I/O 

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彻底火了。

3 月 4 日,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上,决策层强调,要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,其中要加快 5G 网络、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——这短短的一句话,让 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 再次成为热词。

实际上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不是一个新概念。

1


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如何

成为关键词的?

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或者 “新基建”,是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一个相对概念。

以往的基础设施建设,主要指的是铁路、公路、机场、港口、水利设施等建设项目,因此也被称之为 “铁公基”,它们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基础作用。不过,在新的社会发展条件下,以 “铁公基”为代表的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无法满足要求。

于是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概念应运而生。

2018 年 12 月,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决策层强调,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,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,加快 5G 商用步伐,加强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加大城际交通、物流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,补齐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短板,加强自然灾害防治能力建设。

由此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作为一个新名词,开始出现在国家层面的文件中。 

到了 2019 年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仅频频出现在官方口径中,同时也在实际操作层面得到充分体现。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表示,2019 年投资的重点在于基础设施建设,在传统基建对于经济增长的边际效应有所减弱的背景下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将在稳投资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,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等建设也将产生长期性、大规模的资金需求。

甚至还有声音认为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成为 2019 年投资领域的重中之重。 

不过,关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具体范围,在中央相关文件中并没有给出十分明确的定义,倒是有一批官方媒体发出了声音。比如,新华社旗下的《瞭望》杂志在其《瞭望|“新基建” 带来新机会》一文中认为:

“新基建” 则主要指以 5G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,本质上是信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……能支撑传统产业向网络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方向发展的信息基础设施,包括新一轮的网络建设,如光纤宽带、窄带物联网等;数据信息相关服务,如大数据中心、云计算中心以及信息和网络的安全保障等,也必将成为我国 “新基建” 的核心所在。

不过,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的定义中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指发力于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,主要包含 5G 基建、特高压、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、新能源汽车充电桩、大数据中心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,涉及到通信、电力、交通、数字等多个社会民生重点行业。

相对来说,中央电视台对 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 的范围定义更加广泛;到目前为止,这一定义也获得了更大的社会认同度。 

2


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七大领域

在本文中,我们不妨从社会认同度更高的七大领域,来逐一解析新型基础设施建设。

图自:晓说通信(下文表格同)

5G

5G 作为移动通信领域的重大变革点,是当前 “新基建” 的领衔领域,此前 5G 也已经被高层定调为“经济发展的新动能”。不管是从未来承接的产业规模,还是对新兴产业所起的技术作用来看,5G 都是最值得期待的。

实际上,我国重点发展的各大新兴产业,如工业互联网、车联网、企业上云、人工智能、远程医疗等,均需要以 5G 作为产业支撑;而 5G 本身的上下游产业链也非常广泛,甚至直接延伸到了消费领域。

特高压

特高压,指的是 ±800 千伏及以上的直流电和 1000 千伏及以上交流电的电压等级,它能大大提升我国电网的输送能力。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将特高压输电项目投入商业运营的国家,早在 1986 年就开始特高压建设。我国特高压建设潜力依然庞大,截至 2019 年 1 月,国家已经规划的各类特高压项目大概在 50-60条之间。

另外,国家电网早已经启动混改并首次向社会资本开放特高压投资,通过解决资金问题进一步增加特高压持续建设的确定性。

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

高铁是中国技术面向世界的名片,也是中国交通的大动脉;与此同时,在城市化进程中,轨道交通是关键一环。当下,不少重大高铁项目的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之中;与此同时,许多城市正式大力推进城市轨道交通建设,即使是轨道交通相对发达的北上广深,仍有非常大的缺口。

就产业方向而言,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的产业链条也非常长,从原材料、机械到电气设备再到公用事业和运输服务,它将在推动整个社会发展和交通数字化、智能化方面起到基础性作用。

充电桩 

充电桩可以说是新能源汽车的 “加油站”。截至 2018 年 10 月,我国充电桩总量仅为 68.6 万个;截至 2019 年 10 月,全国公共充电桩和私人充电桩总计保有量为 114.4万个,同比增长 66.7%——尽管增长看似非常迅猛,但充电桩的缺口依然很大。

根据国家四部委联合印发的《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(2015-2020 年)》,到 2020年,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 1.2 万座,分散式充电桩超过 480 万个,以满足全国 500 万辆电动汽车充电需求——显然,整个领域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

大数据中心

大数据中心,可以说是海量信息时代的诺亚方舟。新兴产业的未来发展将大量依赖于数据资源,因此从国家政务到各大行业,建立数据中心将有助于促进行业转型和实现企业上云。

在当今的技术浪潮中,互联网数据中心是最重要的趋势。根据市场研究机构 Synergy Research 的调查数据,全球顶级云计算服务提供商要想在市场竞争中获得成功,每家公司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至少达到每季度 10 亿美元的投资水平。而全球数据总量每 18 个月翻番,数据中心建设会跟不上大数据爆发的步伐。

另外,在云计算之外,5G、产业互联网、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的一日千里,亦在共同显著推高着人类社会对数据中心的需求。

人工智能 

人工智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 

从大的层面说,人工智能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、产业变革、社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,正在对经济发展、社会进步、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等方面产生重大深远的影响——实际上,在国家最高决策层面,人工智能已经受到重点关注。

而从产业发展的角度,人工智能作为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核心驱动力,正在释放历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积蓄的巨大能量,持续探索新一代人工智能应用场景,将重构生产、分配、交换、消费等经济活动各环节,催生新技术、新产品、新产业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国家的规划中,到 2020 年,我国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,人工智能产业成为新的重要经济增长点——可见今年对于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性。

工业互联网

工业互联网是智能制造发展的基础,可以提供共性的基础设施和能力;我国已经将工业互联网作为重要基础设施,为工业智能化提供支撑。2012 年,“工业互联网” 被提出,2017 年年底,国家出台工业互联网顶层规划,2019 年,“工业互联网” 被写入《政府工作报告》,工业互联网逐渐进入实质性落地阶段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20 年 2 月 25 日,工信部公布 2019 年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,网络、平台、安全三个层面共 81 个项目;总体来看,5G、平台、安全将是工业互联网行业未来最重要的三大方向。 

3


2020 年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

会爆发吗?

进入到 2020 年,“新基建” 前所未有地进入到高层的布局之中。

以时间点来看:

  • 1 月 3 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: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,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支持政策,推进智能、绿色制造;

  • 2 月 14 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:基础设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,要以整体优化、协同融合为导向,统筹存量和增量、传统和新型基础设施发展,打造集约高效、经济适用、智能绿色、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。

  • 2 月 21 日,中央政治局会议:加大试剂、药品、疫苗研发支持力度,推动生物医药、医疗设备、5G 网络、工业互联网等加快发展。

  • 2 月 23 日,中央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:一些传统行业受冲击较大,而智能制造、无人配送、在线消费、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展现出强大成长潜力;要以此为契机,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培育壮大新兴产业。

  • 3 月 4 日,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: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、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,加快 5G 网络、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。 

一连串的会议,极大地强调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,也极大地丰富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新内涵——其中,在 3 月 4 日的会议中,高层首次在 “新基建” 中提及数据中心,尽管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根据《21 世纪经济报道》统计,截至 3 月 1 日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福建、河南、重庆等在内的 13 个省市区发布了 2020 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,包括 10326 个项目,其中 8 个省份公布了计划总投资额,共计 33.83 万亿元——其中,基建投资是各地投资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部分地区基建计划投资额甚至占到了总投资额的一半以上。

图自《21 世纪经济报道》

而在这些基建投资中,就有相当一部分部分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。

当然,在 “新基建” 的一片火热,也反应在股票市场。3 月 5 日开盘后,受政策支持的 “新基建” 板块表现不俗,特高压、充电桩等板块大涨;比如,特高压板块中国西电、平高电梯、特别电工、大连电瓷等多股涨停,板块半日成交 78 亿元,净流入资金超过 8.13 亿元。

对此,长江证券分析师于海宁认为: 

海外疫情扩散,全球产业链各环节存在不确定性。经济稳增长背景下,通信网络作为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基础设施,符合经济转型方向,有望成为 "新基建" 主要抓手,加快建设和发展,行业继续彰显 "逆周期性" 属性。

不过,对于 “新基建” 的火爆,也有行业研究人士保持警惕。 

比如,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明确指出,“新基建” 发展空间巨大,但不足以撑起稳增长;因为 “新基建” 项目在逾 17 万亿 PPP 项目库中占的比例很小,不足 1000 亿元,占比只有 0.5%,因此,实际上政府将会以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工程等 “老基建” 托底复苏,以 “新基建” 为主要推手,即 “老基建复苏、新基建加力”。 

另外,也有声音认为,新基建是我国在 2020 年对冲疫情和经济下行的良药。比如,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认为,我国应提前做好项目储备,疫情后大搞基建减税,对人口流入地区的都市圈城市群可以进行适当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;他还表示:

怎么对冲疫情和经济下行?其实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还是基建,“新基建”,短期有助于扩大需求、稳增长、稳就业,长期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,提升竞争力,改善民生福利。

无论如何,在宏观政策、专家观点、产业需求、资本市场等因素的支撑之下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确在当前呈现一片大好形势。

最后的问题来了:2020 年,“新基建” 会彻底爆发吗?


往期推荐


▎全球口罩“疯”:一场特殊的口罩生产竞赛
▎证据来了!惊爆美国 CIA 对中国进行了 11 年的网络攻击和渗透
▎罗永浩要入职小米了
▎全球首例狗感染新冠病毒;腾讯朋友、钉钉违规被微信点名;特斯拉减配门再发酵





你还在看吗?